2013高考文学类文本阅读考查的指向意义


 


2013高考文学类文本阅读考查的指向意义


 


2013年高考文学类文本阅读试题命制既中规中矩,又守正出新。试题呈现出以下两方面的显著特征:


一、选文典雅厚重,看重文本的底蕴厚度。


从选文作者看,名家新人兼顾,仍以名家为主;文坛内外兼顾,仍以专业作家为主;国内国外兼顾,仍以本国作家为主。老舍、林海音、师陀、阿城等文学名家作品的再次现身,足见语文高考选文的庄重和审慎;黄永玉、黄裳、王佐良等作者虽是画坛或学界大家,其文学作品都独树一帜,因而也深受命题者亲睐;入选的三位外国作家在各自国度都享有盛誉,所占权重较往年略有下降。


从选文特征看,依然坚持文学性与思想性并重的原则,更看重作品的内在意蕴和对现实生活的借鉴意义,用文学作品观照现代人文情怀。


1.选文题材的多样性和典型性


十八篇文学作品题材涉及童年生活记忆、民族风情展示、人性人情探究、人文历史抒怀、时代进步印记等多种题材。其中江苏卷《何容何许人也》、江西卷《平常的沈从文》、湖北卷《罗曼罗兰》、湖南卷《未婚妻》是有所寓寄叙事写人散文;上海卷《冬阳童年骆驼队伍》、浙江卷《牛铃叮当》通过回顾童年生活场景,表现对淳朴而富有诗意生活的眷恋;全国新课标卷II《峡谷》、天津卷《胡杨人家》、四川卷《负重的河流》都展示了不同状态下的民族风情,歌咏饱含民族特色的文化传统;全国新课标卷I《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辽宁卷《圣诞夜的歌声》、山东卷《活着》将写作视角放在社会底层普通劳动者艰难生活处境上,展示生活本真的另一面;北京卷《浙江的感性》、安徽卷《樱桃》则以文学的眼光敏锐地捕捉时代发展留下的种种印记,讴歌时代发展的积极意义。选文题材的多样性反映了高考选文关注现实生活,关注现实人生,关注人性人情的普适传统。


选文题材注重多样性的同时,也注重典型性。若能将文本归类处理,便能迅速查找到同类题材的文本,用题材的典型意义指导考场阅读,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读江西卷《平常的沈从文》,可以联想教材上写人叙事的篇章,如汪曾祺的《金岳霖先生》、孙犁的《亡人轶事》等,这些文本都是紧扣人物的某一特征选材,看似信笔写来,却又事事关联。考生若抓住标题中“平常”一词解读该文,便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再如安徽卷《樱桃》是一篇典型的时文。创作于1982年的该文托“樱桃”言志,描绘改革开放初期社会的发展态势,既体现了作者由衷的欣喜之情,又体现出对社会发展的理性思考。考生若将其与《白杨礼赞》《长江三峡》等文章联系起来,便也能快速深入领会文中所蕴涵的主旨。


2.选文主旨的时代性和社会性


2013年文学类文本选文大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或者具有在特定时期(国度)的时代意义。譬如福建卷《瓦》,叙写瓦在“我”童年时期的庇护作用,进而写到瓦的坚强力量、忍耐美德和历史承载意义,体现对逝去的传统事物的追怀之憾和审美情感。这一主旨切合当下社会现代文明快速膨胀,传统文明日趋衰落的发展趋势,启示人们思考大时代的“责任”。再如重庆卷《枪口下的人格》,描绘“二战”时期德法军民之间关涉生死的惊魄一幕,展示了不同人物在不同境遇下的“人格”表现。一个当代中国作家创作此文的目的绝不仅仅在于礼赞高尚人格或贬斥虚伪卑劣,他是想集中揭示人性复杂多变的特点,这又与时下社会高速发展,人的情感心理滞后、无定的现象不无关联。选文的时代性再一次彰显“文以载道”的传统,启示考生要始终将阅读和思考的视角放置在现实生活中。


对于富有时代意义的文本,考生需要仔细梳理文本表象内容,从特定社会背景入手思考,方能拨云见日;有时还得将文本内容移植到当下社会生活中观量,才能探得其社会意义。例如四川卷《负重的河流》,叙述塔里木河在给沙漠带来生命与文明后又不得不亲历生命凋逝、文明衰落的结局。河流本是人类文明的源头,滋养了源远流长的文化。可如今许多河流在萎缩,给人类及其文明带来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本文作者仅以塔里木河为例,却言近而旨远。再如浙江卷《牛铃叮当》,记忆中牛铃的叮当声承载的是作者对农耕时代的情感和记忆,文本呼唤社会在发展的同时,多保留些田园牧歌式的乡村生活元素。2013年入选的多数文学作品都具有直击社会现实的特点,深刻反映社会和时代呼唤,具有很强的社会现实意义。


3.选文内涵的深刻性和艺术性


赋予特定时代和社会意义的文本,内涵自然会变得深刻起来。今年的选文中出现了多篇内涵深刻的文本,非得“掘地三尺”不可。江苏卷《何容何许人也》是内涵最深刻的一篇。考生认为,文章的主体部分缺少必要的关联,文末的一句话更是莫名其妙。笔者分析认为,文章主体部分二三四五段分别写何容性情上的柔与硬、细与粗,处境上的逆与顺,态度上的守与弃,四段文字严丝合缝,将一个落拓不羁却傲骨凛然、令人怜又令人忧的文人形象树立了起来。老舍先生是一代文章圣手,笔力老到而深邃。文本的内涵绝不在介绍赞美何容上!文末一句“他喜爱北平,大概最大的原因是北平有几位说得来的朋友”是巧妙点染,耿直坦荡的何容竟然不为世俗所容,匪夷所思,这究竟是个性悲剧还是社会悲剧?究其根源,现象背后折射的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社会,新旧文化的交锋使得社会新旧掺杂,不伦不类。社会发展的现状让何容这样恪守传统道德的知识分子无所适从。老舍先生的创作意图在启示国人正确研究社会,反思社会,改良社会。如此深刻的内涵,短短的十多分钟阅读时间,何其难为考生!其他省份的文本虽不及江苏卷“坑爹”,但也有类似现象,如全国新课标卷II的《峡谷》、四川卷的《负重的河流》、安徽卷的《樱桃》等。


当然,用文学艺术的思维角度品读文学类文本,内涵深刻的难题就迎刃而解了。试想,文学类文本的阅读脱离了内涵的深刻性,岂不成了无味的白开水?考生要将平素所学的文本解读法用到考题上来,透过文本的表象,咀嚼文中的关键语句,艺术性地看待文本,内涵也就渐渐明晰了。仍以江苏卷《何容何许人也》为例,高中教材上出现过老舍先生的《想北平》《断魂枪》,且三文均发表于1935年。《想北平》的结尾“好,不再说了吧;要落泪了,真想念北平呀!”,一语隐含“何梅协定”签订后爱国知识分子的如焚忧心。《断魂枪》的结尾“(沙子龙)叹一口气,用手指慢慢摸着凉滑的枪身,又微微一笑,‘不传!不传!’”,深含老舍先生希望传统文化韬光养晦,待机而发的愿望。老舍先生的创作意图并未明示,而以文学的手法艺术地表露出来。《何容何许人也》的内涵挖掘法与此两文如出一辙。


二、命题多元开放,侧重思维内涵的开掘。


2013年文学类文本阅读的命题整体上保持了历年命题的传统,以“写什么”“为何写”“怎么写”为命题主线,除继续体现题型丰富化、思路规范化、答案层次化的特点外,进一步彰显理解个性化、思维探究化的特点,守正又不乏创新。


1.  从精神内涵上开掘选文,加大个性化理解文本的考查力度。


试题特别具有现实意义,注重引导考生关注历史和现实,注重引导考生将自己置身于作品创设的某一情境中体验,谈自己的体会和感悟,体现语文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的特性。


如辽宁卷《圣诞夜的歌声》第4题:


小说结尾写道亚诺什心存歉疚。他是否应该还钱?请结合作品加以解说,并谈谈给你的启示。(8分)


这是一道对作品人物行为进行道德评判的开放性试题。亚诺什人穷志不穷,为了人格尊严,毅然将钱还给富人。如此结局也很合乎中国人的价值评判标准。可命题者还要考生深究“他是否应该还钱”,且分值为8分。客观地说,现实生活中的“亚诺什们”未必真会还钱,这是现实的窘境决定的,孩子们固然需要歌声和快乐,但他们更需要圣诞礼物和美味佳肴。倘再变换思维角度,亚诺什能将富人邀来同乐,则更是智慧之举,既不用还钱又可融洽邻里关系,达到双赢效果。这道题剥去了文本阅读中常见的“伪崇高”外衣,试图考查考生真实的价值评判标准,考测考生的认知能力和思维深度。


此外,类似的典型考题还有:重庆卷《枪口下的人格》第17题、第18题,四川卷《负重的河流》第18题等。


2.  点评题大行其道,加强对具体问题的探究评价能力的考查。


所谓点评题是指就围绕文本的某一问题,先引用他人评价,再要求考生对“评价”在进行分析点评的一类试题。这类试题综合性强,难度大,此前常出现在诗歌鉴赏题中,近年才在文学类文本阅读试题中露面。它在原有评价、文本和考生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更便于考生思维向纵深层面拓展。


安徽卷《樱桃》第14题:


第⑦段称赞齐白石的见识与魄力,其实,作者当时根据自己对社会发展变化的观察与思考完成的这篇文章,同样显示了他的见识与魄力。请结合文本,从两个方面谈谈作者的见识与魄力。(8分)


这道题兼有点评和探究的双重特征。对作者的“见识与魄力”进行点评,先得寻找点评角度,如对时代发展的敏锐感知、对改革发展的信心、对传统文化传承和发展的展望、对百姓精神需求的洞察等,虽角度源自文本,但点评必须跳出文本,谈出考生自己对作者认识的“再认识”。此题重在考查考生的见识与智慧,兼顾文本的内容和情感,指向具体,目标明确,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都是值得称道的。


典型的点评题还有:北京卷《浙江的感兴》第20题、上海卷《冬阳童年骆驼队伍》第10题等。


3.  理清文本思路,立足从整体结构上考查文本解读能力。


文学是感性的,但也具有理性特征,高考文学类文本阅读的选文尤甚。理清文本思路,整体感知是文学类文本阅读的基础环节,是深入理解和拓展延伸的前提,是读者与作者神交共鸣的出发点。加强文本思路结构的考查成了高考的新重点。


如新课标1卷《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 》第4题:


小说前半部分侧重写马里诺的影子表演,后半部分侧重写马里诺的现实生活。作者这样安排有什么用意?请结合全文,谈谈你的看法?(8分)


试题将文本结构一分为二,考查文本结构脉络上的关联。仔细观察文本就不难发现,马里诺影子表演玄妙与现实生活的平淡构成鲜明对比,产生戏剧效果;观众冷漠与家人关心也对比鲜明,凸现世态炎凉的主旨……前后对比大大增强了作品抨击现实、直击灵魂的力度。用心梳理小说脉络,就能顺蔓摸瓜洞察作者匠心,也就能抓住答题要害了。


这类试题还有:新课标II卷《峡谷》第4题、安徽卷《樱桃》第13题等。


 


往者可借鉴,来着更可追。厘清了2013年高考文学类文本阅读考查的基本特点和走向,可为2014年的备考作指向标。2014年高考文学类文本阅读仍会一如既往“守正出新”:“守正”即保持常规题的考查力度,坚持对字词句意义及表达效果的考查,坚持对文中词句作用的分析,坚持对小说人物形象和散文意象的简析;“出新”是指在原有基础上作调整或加强,以达到彰显能力、凸显学养的命题导向。具体来说,以下四个方面的走向值得关注:


1.从强调个性化解读角度命题


命题要突出开放性,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尊重考生的个体阅读体验。就某个问题,“请联系你的生活经历或阅读体验,说说从中获得的启示”“请谈谈你的观点和具体理由”等考法仍将是多数文学类文本阅读的大分值压轴题。必须提醒的是,所谓个性化解读并不能过分张扬考生“个性”,不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应该结合文本的创作背景和意图,结合文本的主旨指向作个性化的解读。也就是说,即使考生提出与文本内容相悖的观点,也应该从文本角度出发进行批驳。


2.  从完整全面看待文本的角度命题


包举万象,驾驭全局,这是一种更高的思维要求,也是文本阅读能力的高境界,因此应是高考文学类文本阅读命题的必然选择之一。所谓驾驭文本,就是要求考生能读懂文本段落大意,理清段落之间的内在关联。只有摸清了作者排列布局材料的用意,才能揣摩出作者蕴藏在文字背后的真实意图。此类考查可为明考,也能暗考,即便是考查诸如词句在文中的作用和表达效果等看似“局部”的试题,句不离段,段不离篇,其最终指向都能与文本的整体结构和主题思想紧密关联。加强语段内逻辑思维训练,加强语段间层次分析训练,理清文章的脉络,把握文章主旨,才能将考生的文本理解和作者的创作初衷最大程度地叠合,解题才能举纲张目,有的放矢。


3.从深入挖掘文本主旨的角度命题


由概括文本主旨到挖掘文本主旨是一次思维的跳跃。概括文本主旨是对文本做平面处理,挖掘文本主旨是对文本作立体处理,是在概括文本主旨的基础上做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由人及己的思考延伸。这样的命题思路很符合点评探究题的命题初衷!点评题或探究题都要求能探讨作品的创作背景和创作意图,从现实社会角度对文本进行分析评价;还要求能探讨文本中的某些问题,并提出自己的见解。这就要求学生在高考中既有“技”(应试策略)又有“识”(对生活和社会有深入、独特的认识),能结合文本调动、组合日常知识储备和生活储备来回答问题。


4.立足于陌生文本和新鲜情境命题


2013年高考文学类文本阅读选择了四篇现代文学作品,数量较往年略有提升;选用了两篇外国小说和一篇外国散文,数量较往年略少,但两类文本总数客观。笔者认为,文本叙述背景和考生生活背景的吻合程度将直接影响阅读效果。高考考查现代文学作品和域外文学作品,对考生来说都是相对新鲜的叙事环境、语言风格和阅读体验,解读更趋于公平,更便于发挥出真实的阅读理解水平,这是命题者青睐这两类选文的主要原因。并且,现代文学作品和域外文学作品中少了我们习以为常的流行观念、道德伦理,少了特定意识形态的牵制和价值观念的束服,更利于真切表现人性的善恶美丑,更利于真实反映考生的评品鉴赏能力,彰显文学的独特魅力。


 


                  本文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4年第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