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文本浅易解读的怪圈

 


 


走出文本浅易解读的怪圈


——以《伶官传序》四种解读方法为例


 


所谓文本的浅易解读是指文本解读时不对文本特征作适当辨析,不对文本内容作精细梳理,不对文本主旨作深入分析,而是就事论事,就现象说现象,遑论从专题、教材、课程角度看待课文并以点带面,前后勾连贯通了。此类现象在高中语文教学中数见不鲜。归根究底,这不仅是教学方法的失误,而且是教学理念的偏差。


张翼健先生曾指出,提高语文教学质量的根本是教师自己要会读书,能把文本读懂,而且能读出自己的感受来。笔者认为,“简单”处理文本教学的教师多半自己就没有真正读出文本的味道来,也没有找到解读文本的捷径,更没能获得指导学生深入阅读的策略,无奈只能作“简单”处理。高中语文文本解读教学理应在理解深度和解读方法上多下功夫,如此浮光掠影式的文本教学只会将学生的思维和认知引向浅陋。


以《伶官传序》的解读为例,笔者浏览网上的多种教学设计,结合自己原先的教学实践,“简单”二字是始终挥之不去的印象。这篇课文篇幅虽短,果真“简单”吗?类似“简单”的课文该怎么处理呢?


标题切入法


标题通常是文本的“眼睛”。抓住“伶官传序”四个字,逐字揣摩,抽丝剥茧,便可逼近欧阳修创作本文的初衷,将学生的思维引向深刻。


1、伶人何以能做官?


古代社会素来娼优并称,他们同属“下九流”。伶人还位列娼人之后,可见其社会地位之低。自然,伶人能做官就匪夷所思了。但在后唐,庄宗李存勖因为自己喜欢演剧,多与伶人交游,伶人得以渐渐参与政事并掌权。此事虽属偶然却是事实。并且,当时伶人做官并非个案。例如,庄宗宠幸的伶人周匝先前为梁所得,庄宗灭梁后重见周匝,赐金帛慰劳。周匝举荐同为伶人的储德源等为官,庄宗不顾臣下谏阻,竟执意封储德源为宪州刺史。伶人做官还形成了裙带关联,沆瀣一气,盛极一时。以一己私好而忘家国大义,庄宗何其昏昧!


2、为何给伶官作传?


伶人为官仅是历史一瞬。史实证明,庄宗的统治千疮百孔,其亡身败国原因复杂。如任用租庸使孔谦,“峻法以剥下,厚敛以奉上”,弄得“四方饥饿,军士匮乏,有卖儿贴妇者,道路怨咨”;再如刘皇后专权信谗,擅杀鼎臣,致使人人恐悚,众口吞声。伶人乱政仅是庄宗失天下的原因之一,作者修史时本可简略处理。但欧阳修就是要将这历史一瞬放大,其用意何在?


庄宗能受矢而灭敌,足见其志高虑远,骁勇善战,不愧为一代英主。但一朝“仇雠已灭,天下已定”,庄宗便少了博取意识,开始纵情放任,跌宕不羁了。他让景进、史彦琼、等优伶掌握实权便是明证。伶官不善治理事小,败坏官场风气事大。史书记载,朝官和藩镇都得竞相向伶官行贿,以求在庄宗面前说好话。李嗣源(晋王李克用的养子)策动兵变,郭从谦首先响应,率兵攻破皇城,闯入内宫。仓皇东出的庄宗在宫楼上被乱兵射死。此为“一夫夜呼,乱者四应”,“数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这是庄宗的自食之果。中国古代撰史多崇尚“曲笔”,教导后人以史为鉴,以史明志。欧公此意,显然着意在北宋的统治者身上了。北宋官吏庸冗,成分复杂,吏治腐败,而腐败根源恰恰也在昏昧的皇帝身上。英明勇武的庄宗竟因一己之失而败身亡国,触目惊心的伶官之祸难道还不能让北宋及其后的统治们警醒吗?


3、为何给《伶官传》作序?


写完《伶官传》的欧阳修意犹未尽,他还得为《伶官传》作序,意将隐含在史书中的道理提炼升华并使之彰显。庄宗悲剧发生后的百余年,北宋内部的统治也岌岌可危;北方少数民族不断进犯,民族矛盾日益尖锐。面对这种形势,北宋王朝不但不图变革,不力求振作,而是忍辱吞耻,每年都靠纳币输绢以求苟安。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欧阳修作《伶官传序》总结历史,写出了“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等经典名句,足以让北宋的统治者下定决心,发愤图强了。倘再结合文首“盛衰之理,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的感慨,兼顾文末“岂独伶人也哉”的嗟叹,文本的主旨更是指向上至天庭,下至黎庶,教育意义和时代意义鲜明。


结构切入法


《伶官传序》仅三百余字,由于叙议结合妥帖,行文结构讲究轻重缓急,节奏鲜明,因而显得波澜起伏,张弛有度。


文本主体部分起笔“晋王三矢”的故事叙述充分,笔势平缓;庄宗受命,请矢前驱的叙述也极尽繁冗,“受”“藏”“遣”“告”“请”“盛”“负”“驱”“纳”等词描绘了庄宗忠实执行父命的情形。此两笔如平原小溪,潺潺娟娟,读来让人气定神闲。而随即笔锋一转,用繁弦促节之法陡然将内容推向高潮:


方其系燕父子以组,函梁君臣之首,入于太庙,还矢先王,而告以成功,其意气之盛,可谓壮哉!及仇雠已灭,天下已定,一夫夜呼,乱者四应,仓皇东出,未及见贼而士卒离散,君臣相顾,不知所归,至于誓天断发,泣下沾襟,何其衰也!


这两个长句,一扬一抑,大起大落。前句如劈刀入裂竹,顺势而下,酣畅淋漓,将李存勖的英武意气展现得一览无余;后句则似高山坠石,一落千丈,将庄宗惊魂不定、穷凶极恶的窘态一笔呈现。两句分别用“可谓壮哉”“何其衰也”作结,又唱又叹,对比分明。此两句又如崖间奔流,浩荡起伏,读来摄人魂魄。


以上四句在章法上两度跌宕,变化多姿。旋即又加上“故方其盛也,举天下之豪杰莫能与之争;及其衰也,数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一句,显得笔有余力,微而不衰。首尾的议论更是精绝,照应首段强调“人事”之于“盛衰”的重要性,末段从“忽微”“所溺”收笔,意在告诉世人,人事常在细微和不经意间处暴露问题。


文本从整体结构上看首尾回环,丝丝入扣,从局部结构看,层层铺垫,抑扬鲜明。作为一代文章圣手,欧阳修将《伶官传序》的结构安排得天衣无缝。结构即思路,理清行文思路是宏观解读文本,领会作者创作深意,也是锻炼学生的思维能力的好机会。


细节切入法


从文本细微处入手解读,常会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教学效果。不会放弃文本中的任何一条细微信息,甚至包括教材提供的注释,是深入解读文本的有效途径之一。《伶官传序》课文在注释中标出了公元908年、913年、923年和926年等几个重要时间节点,联系文本内容和庄宗的人生经历,我们便不难找到如下的一组关系:


受三矢藏之庙—908年(23岁)受命之初


系燕父子以组—913年(28岁)战绩赫赫


函梁君臣之首—923年(38岁)战绩赫赫


一夫呼乱者应—926年(41岁)身亡国灭


《伶官传序》所涉时间跨度是从庄宗接受父亲李克用临终遗命的908年到丧命亡国的926年,历时18年。其中,庄宗完成父亲遗命耗时15年。作者虽未详尽叙述此间庄宗的殚精竭虑、运筹帷幄,但从受命5年后即灭燕,15年后灭梁(契丹依附于梁)看得出,面对强敌,庄宗志虑深远,励精图治,步步艰辛,终于心想事成,业绩非凡。所以,欧阳修赞其“举天下之豪杰,莫能与之争”。完成父亲遗命后的9234月,庄宗在魏州称帝。也就是从此刻起,庄宗身处逸豫,丧失斗志,逐渐放任自流了。而从重用伶人到亡身败国仅用时3年。15年的奋斗拼搏何等艰苦而漫长,3年的醉生梦死何其荒唐而短暂,两相对比,得天下难,失天下易的“自然之理”就更为深刻了。难怪欧阳修感叹“岂得之难而失之易欤? 抑本其成败之迹而皆自于人欤”,并以此来讽谏北宋统治者也要力戒骄奢,居安思危,防微杜渐。


细节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文本解读中的作用不可小觑。发现文本中的细节并将其作为教学的切入点既是教学策略,也是教学智慧。它要求师生在整体把握,深刻领会文本主旨内涵的基础上,细细品读语句,品味情感,读出自己的独特体验来。


专题切入法


文本一旦进入教材就成了课文,成了某专题(单元)的组成部分,解读课文就得有教材观念和专题意识。揣摩教材或专题的编写意图,抓住专题教学之“魂”是文本教学的前提和基础。苏教版高中语文教材将《伶官传序》选入读本必修三“文言撷英”专题,同专题的课文还有《庖丁解牛》《石钟山记》和《谭嗣同》。这一专题的教学之“魂”在哪,可撷之“英”究竟是什么?


细察四篇课文,虽然选材分别出自于哲理散文、叙事散文和历史散文,思想倾向分属道儒两教,但其共性鲜明,都在说“理”。《庖丁解牛》说养生(自我保全)之人生哲理,《石钟山记》说事不目见耳闻,不可臆断其有无之生活道理,《谭嗣同》说为正义事业鞠躬尽瘁,杀身成仁的革命之理。《伶官传序》以一篇历史评论的形式,在说“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的历史规律。


将《伶官传序》的解读教学放在专题视野下审视,教学重点就一目了然了。课文对庄宗受矢完成父亲遗愿,宠信伶人亡命败国的叙述是表,简略处理即可;缘事寻理,从“盛衰之理,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到“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再到“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的道理阐释入手,并理清三者的内在关联,是教学的要害,处理上宜浓墨重彩。更精彩的一笔还在于由《伶官传序》为基点,将本专题的另三篇课文纳入教学范畴,指导学生比较揣摩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思想倾向、不同创作意图下作家们的创作风格和思想制高点的同与异,领悟本专题的设置目的。单篇课文的解读仅是专题教学的链上之珠,比较并整合一个专题的几篇课文,先因文寻理,再串珠成链,既可给学生一个鲜明的专题整体感,也可让学生在文本探究中获得丰厚的精神滋养。


 


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教学的大忌。在文本解读教学上要避免浅易、简单了事的弊端,要求教师能够吃透文本,指导学生选择合适的角度进入文本,探幽发微,逐渐深入,不断获得心智启示;将文本放置在教材层面,甚至相对广阔的大文化背景中观照,不断变换视角审视文本的作品意义、时代意义和教材意义。教学策略上应着眼于学生认知最近发展区,为学生提供带有适当难度的解读视角,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充分发挥其潜能,使其在思维和认知上都达到新的高度。


 


 


 


                                   本文发表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5年第4期


 


 


 


 

发表评论